对此

2020-01-23 07:39

根据《通知》律师出庭服装特指律师袍和领巾。北京律师在知识产权法院、东城法院等法院担任辩护人、代理人参加法庭开庭审理活动,必须统一着出庭服装,佩戴律师徽章。律师应当在进入法庭之前着出庭服装完毕,走出法庭之后方可换装。法院为律师换装提供更衣室。律师协会在法院常备若干律师袍和领巾、徽章,供因故没有携带律师袍或者领巾、徽章的律师借用;律师用完应当当日归还。

律师穿律师袍出庭的规定刚出台时,曾在全国媒体进行过大力宣传,一时也成为社会关注的一个热点。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段时间内,除了一些吸引公众关注的大案要案有些律师会着律师袍出庭,一般案件中几乎很难看到律师穿律师袍出庭的场景,律师穿律师袍出庭的规定一度沦为“僵尸条款”。

对此,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表示,实际操作中,律师不愿意穿律师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不方便”,律师开庭的时候要带很多资料,如果开车还好,但是一旦碰上限行,需要乘坐公共交通出庭,“律师出庭的时候要拿着厚厚的案卷,带着笔记本电脑,这已经很沉了,这种情况下再要求背上厚重的律师袍挤公交、地铁,真的很不方便。再加上律师袍比较宽大,穿着挤公交地铁并不现实。”王永杰律师表示,以前一些基层法院几乎没有给律师提供换衣间,律师换衣服很不方便,有时只能在卫生间换,这也是律师很少穿律师袍的原因之一。去年王老吉起诉加多宝的案件中,北青报记者就曾经看到一位代理女律师在法庭上脱掉外套换上律师袍。

除此之外,虽然《律师出庭服装使用管理办法》只是倡议性的,并非强制规定,再加上法院对律师如何着装并没有要求,这些都让律师穿律师袍出庭的积极性不高。

从8月1日开始,北京将试点律师出庭统一着装、佩戴律师出庭徽章。律师身穿律师袍出庭并不是新话题,早在2003年开始施行的《律师出庭服装使用管理办法》便明文规定,律师担任辩护人、代理人参加法庭审理,必须身穿律师出庭服装。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个规定几乎成为“僵尸条款”。目前,北京律师协会已经下发相关通知,律师出庭身穿律师袍将成为“硬性规定”。

在具体费用上,北青报记者询问了北京多家律所,购买律师袍的钱大都是律师自己来出的。

昨天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咨询了多家律所,这些律所表示,他们已经收到了律协的通知,并且也已经通知了所里的律师,“有一些新进的律师还没来得及买,得等到9月再去订制。”

7月31日,北京市律师协会下发《关于在试点法院推行律师参加法庭开庭审理统一着装的通知》(下称《通知》),自8月1日起,开始在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东城区法院等法院开展北京律师担任辩护人、代理人参加法庭开庭审理时统一着出庭服装、佩戴律师出庭徽章试点工作,试点为期半年。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多数律所已经收到该通知。

对于此次出台的规定,王永杰认为倡导律师穿律师袍出庭可以理解,但希望能改变一下律师袍样式,设计成正装样式,就像检察官制服一样,不仅可以作为出庭服装,也可作为工作服装穿。

北京市律师协会对于反馈和反映事项进行调查核实,情况属实且情节严重的,可以参照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律师协会会员违规行为处分规则(试行)》,对该律师予以训诫处分。

律师袍的款式单一也让律师们不太情愿穿,目前的律师袍是一件黑色的袍子,配一条领巾,“比较肥大,就一个款式,冬天夏天都一样,穿着显得特别不利落。还有律师袍是毛料材质,到夏天会让律师感到不适,就跟穿了一件毛衣一样。”一名律师表示。这名律师称,相比于律师袍,律师们更愿意穿正装出庭,“冬天,男律师穿正装,女律师穿职业套装,夏天男律师穿衬衫,女律师穿套裙,显得非常干练。”

实际上,对于律师出庭统一着装,2003年开始施行的《律师出庭服装使用管理办法》便已经有了明文规定,律师担任辩护人、代理人参加法庭审理,必须穿着律师出庭服装。当时也规定,各级律师协会对律师出庭服装的使用实行监督检查。对于违反《办法》的律师,由律师协会予以训诫处分,情节严重者,予以通报批评。

根据这次的通知,在案件开庭时,合议庭法官对于没有穿律师服装出庭的律师应当进行提示、劝告;对于不听劝告的,法院可以将律师的姓名、所在律师事务所、参加哪个法庭审理及具体时间等情况向北京市律师协会反馈。

律师着出庭服装时,应按照规定配套穿着:内着浅色衬衣,佩戴领巾,外着律师袍,律师袍上佩戴律师徽章。下着深色西装裤、深色皮鞋,女律师可着深色西装套裙。此外,律师的出庭服装要保持洁净、平整,服装不整洁或有破损的不得使用。律师着出庭服装时,应表现出严肃、庄重的精神风貌,出庭服装外不得穿着或佩戴其他衣物或饰品。

其他诉讼参与人对于没有按照要求进行着装的出庭律师,可以要求法官对其进行提醒、劝告;也可以在庭后向北京市律师协会反映。

据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介绍,目前每套律师出庭服装的价格为400元,包含一件律师袍、一个领巾、两个徽章,“每年9月份,以律所为单位,每个律所将所需要的套数进行统计上报给北京律协,然后北京律协再上报给中国律协,一年只能订一次。这个只能是中国律协统一配发,个人是不能自己去订做的。”

此外,北京市律师协会将定期或者不定期地对试点法院律师出庭着装情况进行抽查,并将抽查结果在北京市律师协会网站上通报,律师出庭着装的抽检结果将纳入对律师的年度考核及对律师事务所和律师的评优表彰工作。

目前,律师袍是由国家统一配发,而费用则多是律师个人掏钱购买。

据了解,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今年年初就已经着手此项工作,为便于律师换装,知识产权法院专门为律师提供了更衣室,如果律师忘带了,就是用律协在法院常备的律师袍和领巾、徽章,“我们平时在知识产权法院开庭比较多,现在开庭之前法院那边会提前通知我们要我们带律师袍,我个人赞成穿律师袍出庭,能体现对法律和法庭的尊重。”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说。